• 2014-10-21

    我支持民主的理由 - [论道]

    分类: 论道

    民主和专制并不是一个复杂的问题,如果你用简单视角去思考。

    共产党的概括是正确的,民主就是「人民当家做主」,而专制就是「你把你自己交给别人做主」。这是一个社会发展的两种不同的路线。

    我认为,一个人应该掌握自己的命运,人民应该掌握人民自己的命运,而不是把自己的权利完全交给某些组织管理,即便交给某组织管理,也是自己自愿的,为了使得自己更有效的进行自身的管理,而且随时可以脱离组织的管理,并且可以「选择」把自己的管理权交给自己信赖的组织(在有多个选择的情况下)。只有在这种情况下,人才是自由的个体,人民才是自由的人民。

    所以,产生了一个问题,「如果你是个笨蛋,你究竟是掌握自己的命运比较好呢,还是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比较好」,这是民主和专制的分歧点。中国人总是讲,中国的国民素质太差,中国人是愚民,政权要交给聪明人去管理。所以根本要不得民主,把权利都交给党是合理的,因为党是精英,能够领导人民。

    中国该往专制,还是民主,分歧点也就在这里,「假如你是笨蛋,你究竟是应该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,还是自己做主。」

    假设你是一个垂死的病人,没有行动能力,但你可以表达意愿。你每天受到痛苦的折磨,你有时候想活着,有时候想死去,而你的家人不想你死。这时候,你究竟是有死的权利比较好,还是没有比较好。也就是说,你把管理自己的权利交给别人比较好,还是你自己管理自己比较好。

    我提出这个假设只希望能引起一些思考,因为这个问题是没有确定的答案的,有些人原意自己放弃选择的权利,所以他们也从不抗争,并且自觉过得很好。

    但是于我来讲,如果我是那个病人,我坚持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。我是一个有自信的人,我相信自己是有能力对自己的生命做出正确的不后悔的决定,如果我想死,也请不要打扰我,让我死。如果我想活,你们更不能杀死我,我就算用尽最后一点力气也要活着。

    何况,中国的领导者又不是自己的亲人,他们只不过是人民的陌生人罢了。所以,我选民主。

  • 日本首相为什么参拜靖国神社,我的看法是这样的。

    首先,假定日本的政客都希望赢得更多选票,因为只有赢得更多选票,才能在掌握权利的机会上占有优势,才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和主张。所以假定日本的政客都是希望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和主张的。

    其次,日本存在一些右翼分子,他们大体上持有这些观点:日本是大日本帝国;日本人是追随天皇的;复兴日本;中国人都是败类;日本人是优等民族,等等类似的民族主义的观点。

    第三,日本人和中国人以及其他的亚洲国家的人一样,基本上都有民族主义情绪,持有民族主义观点的人有两种,一种是认为自己民族比外族优秀,主张侵占外国领土,瓜分外国资源,主张「采取行动」,可称之为「积极的民族主义者」,另一种是虽然不会做上述的这些事情,但是会对这些人做这些事情的时候,采取默认的态度,可称之为「消极的民族主义者」。

    不了解什么是消极的民族主义者吗,看看在反日游行的时候,当那些积极的民族主义者砸毁日本车,日本料理店的时候,他们的态度就可以了解。他们并不会对这种行为予以制止,虽然他们自己并不会这么做。

    我认为,日本有很少一部分人是「积极的民族主义者」,他们可能是二战的士兵的后裔,或者是受到极端的书籍的影响,看到比较极端的报道而产生了这种观点。(不得不说,「积极的民族主义者」还是有相当的数量的,日本人处理二战遗虐的手腕并没有德国人那么狠。)而剩下的日本人,绝大多数是「消极的民族主义者」,也就是会对激进行为采取默认的态度,当然也有少数会采取反对的态度,但是在日本这种思想趋于统一的社会,这种人是相对较少的。

    那么已知上述的情况,可以得出以下的推论:

    假设首相参拜靖国神社,那么他将会必然获得「积极的民族主义者」的选票,并且只要在其他方面做得好,他不会丢失「消极的民族主义者的选票」。而少数采取反对态度的人的选票可以忽略。

    那么作为日本的政客会采取怎样的行动,去参拜靖国神社,反正都会拿到选票,虽然会在国际上影响自己的信誉,对日本的未来造成不良的影响,但是投票的人毕竟全都在国内,影响自己政治命运的「重要的东西」,基本上全都在国内。

    所以毫无疑问,参拜。尤其是在这种两党的支持率比较接近的时候,参拜与否很可能对能否掌权造成极大的影响的时候。

    以上就是我对日本首相为什么参拜靖国神社的分析。

  • 2014-03-28

    平等论 - [切意]

    分类: 切意

    原文译文:平等的原理,也被启蒙思想家积极地汲取。比如约翰洛克,就把自然的状态视为平等的状态。

    人生来就是平等的,拥有着完全的自由,和享有「自然法」所规定的那些权利和特权不受限制的资格。并且,由于人人都和社会定着契约,所以放弃拥有的自由,平等,执行权,而委之于社会,委之于对社会的福祉有利的立法权力。但是这样做,也是在保全自己的自由和财产的前提下。

    译者的解释:这一段讨论了民主国家的根基。根据社会契约论,人是先自愿和社会定了「契约」才加入社会,民主国家构建在国民自愿的基础上。人人在知道这个国家会给自己自由和保证自己财产权的前提下,和「社会」契约,「放弃」自己的自由,委之以国家,委之以立法权。所以看起来我们是把自由交给了国家,但「交给国家」也是我们的自由,起因是国家保证我们的自由和财产。

    原文译文:孟德斯鸠认为,民主制下人民对「共和国」的爱,就是对「民主」的爱,而对「民主」的爱,就是对「平等」的爱。民主制的原理,会在人们失去平等的精神的时候,变得腐败。在共和国中的「德」,就是对「祖国」的爱,也就是对「平等」的爱。这就是政治的「德」。像这样,孟德斯鸠认为政体的驱动力是「平等」。

    译者的解释:民主制的原理下,人们失去平等的精神,就会变得腐败。所以民主的要求首先是平等的精神,国家必须构建在平等之上。

    原文译文:卢梭在《人类不平等起源论》(一七五泗)中提到,不平等是随着我们的能力的发展和人的精神进步越来越增多的,而且由于使用了「法律」「所有权」这种形态,(不平等)达到最高。最大的福祉,是回归自由和平等。因为《社会契约论》建立在人民之间的平等的关系的基础上,所以负担带有相同条件的义务,和享有同样的权利。

    译者的解释:根据《社会契约论》,人们在权利和义务上是平等的。

    译自《政治哲学入門》 大塚 桂 III イデオロギー的なるもの 12平等  第三自然段